首页>二次改版旧版栏目 > 消费贷款 > 详情

易刚:弹性汇率利于稳定 密切监测跨境收支

针对“中国是不是还有希望在今年年底的时候实现资本项目的基本开放”的提问,易纲在当日央行关于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吹风会上表示“有信心”。

  “中国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日程是依照中国自己定的日程表向前稳步推进的,不是说遇到一点波动或者说遇到一点外边发生的事情就可以轻易改变的。这方面我们是有定力的,我们会按照自己定的日程表稳步有序地实现。”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8月13日表示。

  近来,因为股市震荡和8月11日开始的新汇改及人民币贬值,市场上有资本外流扩大并进而影响资本项开放进程的担心。而易纲对表示,有一个有弹性的、比较灵活的汇率机制,实际上是资本流入流出的稳定器。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汇率只是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影响因素之一,而不是决定性因素。“但是,汇率市场化却是资本项目开放的重要配套条件。”

  “总的看,中国的资本流入流出应当是平衡的。”易纲说。

  针对中国外储在过去一年减少3000亿美元,易纲分析称,主要有三大块:第一块,去年以来,我们境内居民和企业在境内银行的美元存款大幅度增加。藏汇于民,这是一个好的现象。第二块,最近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等各种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很大,对外投资力度很大,有些投资也用了一部分美元。第三块,中国外汇储备是一个分散化的外汇储备,有美元,有欧元,有日元,报告的是美元,但实际上欧元、日元兑美元贬值了以后,折成美元就少了一块。总体而言,我观察到的中国的国际收支,“应该是在一个正常范围内的”。

  易纲还称:“我们在做好统计,密切监测跨境收支,保证跨境资金流动在合理、规则有序的状态。”

  在管涛看来,资本外流是客观存在的,资本外流不等于资本外逃,不应对其进行“道德评判”。伴随着汇率市场化,央行淡出干预,尤其是资本项下开放,资本项目必然是逆差。“经常项目顺差,资本项目必须逆差,这才是正常情况,双顺差本身就不正常。”管涛对本报记者说。

  管涛称,经常项目顺差的情况下,资本不是通过储备的方式对外输出,就是通过民间部门的方式对外资本输出,资本项目必然是逆差。而且贸易顺差越大,资本项目逆差就越大。“这是公理,不然就平衡不了。”

  从世界范围来看,经常账户顺差、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的国家不只中国,还包括了德国、日本、沙特等。只不过像日本、德国资本的输出主要来自家庭和企业等私人部门,以对外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等方式实现。而此前中国的对外投资和资本输出主要是以官方储备资产的形式存在。

  管涛对本报表示,一直以来对于中国外汇储备主要投资美债,投资收益太低为人所诟病,现在的改革方向是“藏汇于民”,让民间参与资本输出。国家外汇管理局也通过一系列的外汇管理改革,使企业和个人对外投资便利化。

  “理想情况下,真正央行不干预的话,外汇储备资产的变更,应该就是来自于外储本身参与国际投资的收益的变化。而因为交易引起的变化,应该是通过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自己对冲掉了。”管涛说。

  管涛表示,伴随着汇率市场化,央行淡出干预,尤其是资本项下开放,资本项目必然是逆差,只不过这个逆差是直接投资渠道输出,还是证券投资渠道输出,还是如贷款的方式对外输出,抑或是其他方式,再去讨论。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评论(0)

发表

热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