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二次改版旧版栏目 > 消费贷款 > 详情

马云回应“中国五大银行想杀我”报道:呵呵

自阿里巴巴上市后,马云在接受采访时的许多言论均被媒体转载。今日,马云在扎堆上对此做出了侧面回应。文中他说道:“最近一些围绕我的话题,特别是被冠以外媒报道字眼后显得更加无以辩解。

  自阿里巴巴上市后,马云在接受采访时的许多言论均被媒体转载。今日,马云在扎堆上对此做出了侧面回应。文中他说道:“最近一些围绕我的话题,特别是被冠以外媒报道字眼后显得更加无以辩解。呵呵,例如喝多了买下球队,五大银行要杀我”“我在这方面的“弱智”已经得罪了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在此道歉啊!”

  以下为马云今日在扎堆上的文章全文:

  年轻的时候总是觉得很多人讲话永远是四平八稳,枯燥乏味,没有半点自己的观点,而这些人平时讲话却很有水平,一正式发言就拿稿子,一本正经的念套话。。。现在的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话不在于你如何讲,而往往在于别人如何听,更可怕的是别人如何写,如何剪接摘取,理解和传播。所谓“祸从口出”,在今天科技发达的网络世界显得尤其可怕。稍有不慎,灾难可谓大也。

  我出身老师,加上天性喜欢交流,但也越来越怕讲话,采访和交流了。因为每个听众的心态不一样,每一个剪接者的目的角度不一样,同样的一句话,在当时的气场下是幽默玩笑,被人编成文字标题就会非常的可怕。。。。:(有些时候,台上的一句玩笑被编辑成的话题会让你一辈子得罪人而无法弥补和解释。。。。所以,明智者会话越来越少,没有观点的套话会越来越多。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说对的是应该的,说错了和有争议的话,或者当时的玩笑,就转眼变成可怕的标题。。。更可怕的是编辑者的猜想或有目的的倾听力会很快被嫁接,形成了你的标题。。。

  最近一些围绕我的一些话题,特别是被冠以“外媒报道”字眼后显得更加无法辩解。呵呵,例如“喝多了买下球队”,“五大银行要杀我……”“昨日对我不理不踩,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特别对很多敏感性话题,也许绝大部分人并无恶意,但多了就必定酿成恶果。但碰上“有心”的听众,麻烦就大了。我在这方面的“弱智”已经得罪了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在此道歉啊!

  不能怪今天的科技媒体,也不能责怪听者的接受能力,更不能怪传者的动力,要怪只能是怪自己的浅薄,自己的草率,自己的功力不够而讲话又太多。

  早前报道:马云接受外媒专访:中国五大银行想“杀”了我

  近日,凭借阿里巴巴集团的大获成而一跃变成中国首富的马云,接受了《华尔街日报》记者Dennis K. Berman的专访。二人就阿里巴巴集团上市、海外战略等话题进行了交流,二人还讨论了阿里巴巴关联企业支付宝与苹果公司Apple Pay建立电子支付联盟的可能性。

  在谈到马云所创立的余额宝时,马云表示“这确实是革命性的,也是危险的。”

  “我们在六个月的时间里汇集了超过1,000亿美元。这让政府感到担忧。所有的银行都恨我们。我从来没有见过中国的五大银行团结起来,想要扼杀我们”马云说。

  马云还透露一位五大行的董事长就曾对他说,未来可能会感谢阿里所做的贡献,但是现在不得不“杀”了他。

  以下是《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经过编辑的采访内容:

  BERMAN:11Main.com是什么网站?它对于阿里巴巴而言意味着什么?

  马云:我是15年前赴美旅行时从硅谷获得阿里巴巴灵感的。一个周日的晚上,我看着硅谷的灯火感慨万千,人们都在灯下忙碌奔走。回到中国后我就创建了阿里巴巴。今天,轮到我们回来投资硅谷、帮助企业家们了。因此,我们投资打造了11Main.com。

  BERMAN:这是一个可以让美国的人们通过阿里巴巴购物的网站。

  马云:是的。

  BERMAN:你正在把一种理念引入巴西和俄罗斯等国家,这种理念就是把商贸活动从中国直接引入到其他国家的消费者,在把越来越便宜的中国商品带给其他国家的过程中基本上将沃尔玛(Wal-Mart)排除在外。

  马云:我对把美国商品带给中国、把巴西商品带给中国、把俄罗斯商品带给中国更感兴趣,因为在全球销售中国产品,那是过去10年、15年的事情。

  我希望做的是如何将更多美国小企业生产的产品销售给中国,更多的欧洲产品销售给中国。这是我们拥有的独特价值。因为当外部对好产品有如此巨大需求时,我认为,未来10年中国应该进口。

  BERMAN:哪些美国小企业产品适合中国市场?

  马云:去年我们帮了华盛顿州一个大忙。我们销售了150吨樱桃。我们销售阿拉斯加海鲜。我们向中国销售了80吨坚果。

  美国有很多农产品可以销往中国,由于污染的原因,在中国人们买不到优质产品。

  我们将从农产品开始。美国人或许没有意识到,在中国,每天都有1.1亿、1.2亿人在你的网站上购物,你几乎可以销售一切东西。

  谈到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时,马云幽默地形容道:“我一直很爱它,不过并不会与它结婚。”他认为政府需要企业为其解决问题,而阿里巴巴已为中国创造了1,400万个工作岗位。

  BERMAN:你在中国所做的最具革命性的一件事是设立了你的货币市场基金。几十年来,中国的储户一直都在补贴中国的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在你向他们提供收益率更高的货币市场基金后,整个中国金融服务行业的格局都为之改变了,这具有革命性。

  马云:这确实是革命性的,也是危险的。

  BERMAN:为何说是危险的?

  马云:因为你正从一些认为他们的财富是理所当然的人手中拿走钱。我听过许多银行说要支持小企业。但没有哪家真正努力这么做了。我五年前说过,如果银行不做出改变,就让我们来改变银行吧。

  支付宝拥有超过3亿活跃用户。我们可能是排在Visa和MasterCard之后全球第三大支付系统。我们不是在试图建立一个金融系统。我们想要为每个个人和小企业建立信用系统。我们可以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金融体系。

  这就是为什么我去年过得很艰难的原因。我们在六个月的时间里汇集了超过1,000亿美元。这让政府感到担忧。所有的银行都恨我们。我从来没有见过中国的五大银行团结起来,想要扼杀我们。

  我跟所有这些大银行的董事长都交谈过。其中一位董事长说:马云,10年后,我们会为你办一个非常棒的纪念仪式,感谢阿里巴巴和马云做的这些了不起的事情,但现在我们不得不杀了你。

  BERMAN:支付宝与Apple Pay有可能走到一起吗?

  马云:我对此非常感兴趣。但一个好的“联姻”需要双方共同努力。我尊重苹果,而且发自内心地非常尊敬库克(Tim Cook)。我认为他的工作非常出色。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做些事情。

免责声明:齐鲁财富网发布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部分原创,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也不对任何第三方构成投资建议。本网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竭诚配合删除。邮箱:2500210576@qq.com 联系电话:0531-55562781。

评论(0)

发表

热评论

查看更多